第34章 师父,你这是以上欺下(34)

最新网址:www.shenshuxs.la
    看着突然出现的月引,时兮脸色一顿,决定先发制人:“小徒弟怎么来了这里?”

    但这个先发制人明显用错了对象,月引目光掠过颜无暇,后落在时兮身上冷冽地看着她:“怎么?师父是怕我知道什么?”

    碎雪就是颜无暇,师父怕是一早便知道了吧!

    看着月引还算和缓的表情,时兮便知道他还没发现玉棺中的洛听言,正在想办法阻止时,颜无暇已然话家常似地对着月引道:“小师侄拜师这么久,只怕还没见过你师伯吧,今日来了正好,快来拜见你洛师伯。”

    听着颜无暇的话,站在寒冰洞口的月引神色一变,紧抿着唇上前几步。

    在看见玉棺中恍若沉睡的洛听言时,月引脸色瞬间僵住,脸色都苍白几分,犹如被点了慢倍速地看向时兮,眼中尽是不可置信:“师父?”

    一开口,声音在冰冷间似乎还有些轻颤。

    看着这样的月引,时兮一时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狗子:【哦豁,宿主你翻车了!】

    颜无暇继续道:“师姐等了洛听言这么多年,更是不惜用自身灵力血脉护他肉身无损,小师侄,只怕你也不过是师姐闲暇时用来打发时间的消遣而已。”

    月引冷笑一声,冰冷的目光转向颜无暇:“颜宗主却连成为师父打发时间的消遣这个机会都没有,”

    颜无暇笑着拱火的脸瞬间阴沉下来,面色难看到极点。

    他脸色一沉对着月引直接动手,月引也是憋着一股气,两人缠斗在一起,皆是下了死手。

    颜无暇虽然深谙各种禁制,但于修炼一事上并不算高深,被时兮盯着不能使用禁制,没多久便露出不敌之态,月引一掌将他拍地狠撞在了墙上,‘砰’地一声砸落在地,鲜血喷涌而出。

    忽然,空间似乎有那么一瞬的凝滞,空中传来一丝波动,不过眨眼间地上的颜无暇便不见踪迹。

    便是时兮神色都有些意外。

    啧,竟然是时光轴!

    原剧情中关于时光轴提及的不多,若是放在这个修真界,算是唯一一个传说中的神器,形容也只有一句话:天上地下,畅通无阻。

    只是,原剧情中时光轴一共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利用时光轴结合阵法破除落穹山的封印;一次是和云璟一起围堵玉清寒,而且两次使用之人都是顾城歌。

    想起那日花灯节上所见的顾城歌,时兮眉头微微蹙起。

    所以,顾城歌从一开始就是魔族中人?而且能拥有时光轴,甚至救走颜无暇,想来身份地位也不低,只是后面又如何会供云璟驱策?

    时兮觉得琢磨这些剧情有些麻烦,甚至开始考虑要不直接等檀主黑化了再诛杀了吧!

    毕竟一了百了。

    狗子:【宿主,你就不怕到时候我们也一了百了了么?】

    时兮:“……”

    算了,还是挣拯救扎一下吧!

    似是想到什么,时兮舔了舔唇角,和狗子沟通着:那时光轴的话,我到时候可以带走么?

    狗子小心翼翼地问:【宿主,你说的带走是……】

    时兮:带出位面。

    她感觉这个时光轴还挺有意思的,可以带走玩玩儿。

    狗子:【不可以哦宿主,小世界的所有东西,我们都无法带走的。】

    时兮点点头,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没有。

    狗子有些同情的声音传来:【宿主,你现在更应该担心的不是莲主么?】

    时兮一抬头,就看见月引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她面前,正紧抿着唇看着她,精致如画的脸紧绷着,目光幽深如墨沉地透不出一丝光。

    周身都流转着沉寂压抑的低气压,便是时兮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在外人面前我自然会护着师父,但如今只有我们,师父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月引将时兮逼至一角,目光紧锁着她,一开口,声音都是逐字逐句的冷沉,眸底情绪晦暗不明。

    时兮自然明白月引的意思,刚才颜无暇在,月引对这件事情并没有说什么,甚至和颜无暇的话语间还是护着她的,如今只剩下他们,该算的账估计一笔都不会少。

    时兮正思索着,在想着怎样将洛听言相关的事情捋顺再给说出来,但这一幕看在月引眼中就是无话可说的沉默。

    他自嘲地笑了笑,眸底似有浮冰乍现,声音冷冽灼然:“玉清寒,对你来说,我到底是什么?闲暇无聊时候的娱乐消遣么?”

    甚至连称呼都是第一次连名带姓。

    时兮微微一愣,她还没说话,月引便收回目光,垂下眼眸转身离开。

    刚走出两步,月引忽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冷然的面容带着压不住的愤怒:“师父这是什么意思?”

    时兮理了理自己的衣襟,慢条斯理地走到月引面前:“现在不直呼我名字了?”

    月引没说话,紧抿着薄唇,一脸冷漠地偏开头。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把你当做娱乐消遣呢?”时兮无奈地轻叹一声,“我要是想要个用以消遣打发时间的,何必冒这么大的风险来找自己的小徒弟呢!”

    “至于洛听言……”时兮话语微顿了一下,月引虽然没有看时兮,但呼吸都不可止地一紧,然后放轻了些,等着对方的下文。

    “当初确实是我一时没想开。”

    月引神色嘲讽:“一时了一百年?”

    时兮:“……”

    被噎了一下,她摊手无奈地看着月引:“那你要怎样才相信我?”

    她总不能解释自己不是玉清寒吧!!

    看着时兮似是无奈又似是无所谓的态度,月引眼中闪过受伤之色,眼眶都有些微微泛红。

    他垂下眼眸,正欲不管不顾地冲破术法时,忽然被人揽住腰。

    月引一愣。

    “既然小徒弟不相信,那为师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就在月引有几分犹疑不解时,眼前银色光芒一闪,待光芒散去后两人出现在时兮的卧室中。

    轻轻一推,月引就被时兮推到在床上。

    月引被时兮的术法禁锢着,躺在床上根本无法动弹,清冷如画的脸又羞又怒,眉心一点红更是艳得惊心。

    时兮也随之坐到床边,手撑着下巴懒洋洋地看着月引:“小徒弟,为师本来打算徐徐图之的,但现在嘛……先睡了再说。”手机用户请浏览wap.shenshuxs.la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快穿之我拿了祭天剧本》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xs.la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