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最新网址:www.shenshuxs.la
    西天竺。

    北摩揭陀,金蒲城。

    自从慕容鲜卑首领慕容皝去世之后,其嫡子慕容俊就继承了他的将军和郡公封爵。

    当然还有这一座金蒲城。

    至于一直竞争的庶长子慕容翰,则是带着自己的部曲去了另外的地方筑城居住。

    所以,如今金蒲城就是慕容俊完全做主了。

    当然,享受了全部的权力,也得承担全部的责任。

    比如现在金蒲城面临的压力,就是一个大难题。

    “郡公,如今白匈奴人的大军已经是快要到金山东面了,咱们这个金蒲城首当其冲,到底要如何应对啊?”

    一名部将着急忙慌的催促道。

    “白匈奴单于衍达尔,原来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马奴部落首领,如今得罪了大汉,不得不落荒而逃,我们自然是要拦截他的。”

    慕容俊不慌不忙的说道。

    一众将领闻言,都是面露不情愿。

    “单于,衍达尔虽然是落败而逃,但是他还带领了数万落白匈奴、坚昆各部人马,绝对不是好对付的啊,我们不如派人去联络衍达尔,只要他约束部众不抢掠,咱们就放他们过境!”

    一个将领小心翼翼的出言劝道。

    一听到这话,其余的慕容部将领都是纷纷赞同。

    自从当年征服了北摩揭陀后,这些辽东来的鲜卑人,就彻底过上了人上人的日子。

    特别是这些部族中的贵人,更是变成了贵人中的贵人。

    摩揭陀国的美女、土地、牧场和税赋,让这些鲜卑人都沉迷于享受生活中了。

    现在已经没有几个人愿意再跨马执枪的杀伐了。

    当然,除了那些跟随慕容翰去移支城驻扎的‘另类’。

    “这样恐怕不太行吧?”

    在一群赞同的声音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不同的声音。

    众人抬眼望去,只见是慕容俊的弟弟慕容昭。

    “衍达尔这些白匈奴人,已经彻底得罪了大汉,汉家天子不仅不接受他们的投降,还派人深入漠北两次征战,衍达尔等人这才仓皇西逃的。”

    “可以想见,汉家天子对于衍达尔等人是多么的痛恨,若是我们放任他们离开,甚至是让衍达尔等人悠闲的逃走,恐怕就是要把汉皇的怒火引导自己头上了。”

    作为部落单于慕容俊的亲弟弟,慕容昭一向都是说话极为有分量的。

    再加上他素有聪明的名声,一般的话语也都会被慕容俊采纳。

    特别是今天的这一番话,听起来跟是有道理。

    慕容部的一众将领都是左看看右看看,再也没有人敢说话了。

    要知道。

    在三年前,衍达尔纠合了数万落人马南寇鄯善的时候,可从来没有想过会招致汉军如此疯狂的报复。

    三年之内,两征漠北。

    而且,不仅仅是军事上的征服,而且是在统治上的征服。

    汉军先后在狼居胥、稽落上等地兼并白匈奴部众,然后筑起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城池。

    慕容俊等人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衍达尔等人为什么那么害怕那十几个夯土的城池。

    以至于要率领数万部众踏上向着西方的千里大逃亡。

    “汉国皇帝的怒火,离着我们可不算远啊,一旦不小心,就要丧失如今的一切了。”

    慕容昭又是说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用自己的儿郎们,去拼命截杀白匈奴人马?”慕容俊皱着没有闻到。

    “汉家天子虽然没有说一定要截杀白匈奴人,但是也绝对不能让他们轻松的穿过去。”慕容昭说道。

    “那就是要打呗?”

    慕容俊脸色一紧,缓缓的说道。

    “我们慕容部,什么时候开始贪生怕死了?”

    “难道你们都忘了,如今的一切都是怎么来的了吗?”

    “不过是一些碧眼胡姬,一些金银美酒,你们就变得这么软弱了吗?”

    面对慕容俊的质问,这些慕容部的将领都是默不作声。

    “单于!”

    忽然,一名头发花白的部将喊出了这个已经不常用的称谓。

    “咱们慕容部的儿郎们,不过是几万人,却要在这里统治几倍的摩揭陀人,一旦和白匈奴人开战,总是少不了死人的?”

    “这死的人一多,将来还怎么统治摩揭陀人?”

    “只靠那些本地的沙弥念几句佛号,可是代替不了儿郎们挥舞刀剑的!”

    这个老部将的话,立刻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他们终于是明白过来了。

    之所以刚刚不愿意出战,绝对不是什么贪生怕死,而是为了慕容鲜卑部族的生存大计啊!

    咱们自己人本来就少,要是再死的多了,那就是要动摇‘国本’了。

    “对啊,还请单于三思啊!”

    “是啊,单于,不可冲动啊。”

    这些部将们立刻又是劝道。

    慕容俊一听,心中知道这些人的心思,却也知道不能太过逼迫。

    如今各部大人都是掌握不菲的财富,一旦压迫过甚,要是去投靠了长兄慕容翰,那自己屁股底下的位子就要不稳固了。

    “那你们说怎么办?”

    “既不能让我们的人马赔上性命,又不能让汉国皇帝以为我们放跑了白匈奴人?”

    “谁有好办法,快快说出来!”

    慕容俊最后问道。

    一众部将又都是不说话了,谁也没有好的办法。

    慕容俊一看,不禁有些恼火。

    这要是按照他的本意,什么白匈奴人,什么衍达尔,都是一些狗屁,哪有什么害怕的。

    可能杀光衍达尔的白匈奴人,也死不了多少慕容部儿郎。

    只不过,如今这些部帅谁也不肯出力,只能这么妥协了。

    “兄长,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旁边的慕容昭忽然开口说道。

    慕容俊闻言大喜。

    “快说!”

    “只要衍达尔率领的白匈奴人,不从我们金蒲城这里走,那边就行了吗?”

    “不从这里走?可是金蒲城,是金山通往西天竺的毕竟之地啊。”慕容俊疑惑道。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慕容部利用金蒲城地理优势才这么富有的。

    “兄长,金蒲城只是金山北道的必经之地,可还有南道呢。”慕容昭笑眯眯的说道。

    “南道?”

    慕容俊深吸一口,立刻明白了这话的意思了。

    金山,也就是后世的阿尔泰山,把北疆分割成了南北两部。

    慕容鲜卑现在占据的是北部,南部则是属于西天竺长史府控制。

    只不过,因为凉州张氏刚刚归附刘预,西天竺长史府许多兵力官吏都是空缺,金山南道也就是一样的空虚。

    “以邻为壑,不管他们是生是死,那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慕容俊立刻拍手赞叹。?

    '兄长,不仅如此,要是白匈奴人在尹吾、高昌一带交战几番,肯定能削弱这些人的兵力,对于我们将来的掣肘,也会大大的减轻啊。'

    慕容昭又继续说道。

    尹吾的移支就是慕容翰驻扎的地方,高昌一带则是西天竺长史府屯田所在,也就是西天竺长史府的主力所在。

    这两股势力,都是影响着慕容俊,让他不能展开对于乌孙、龟兹一带的影响力。

    洛阳。

    这座大汉曾经的都城,几经战火几乎化成了一堆废墟。

    特别是十年前,前晋八王之乱起,先有诸王混战,后有匈奴攻破洛阳。

    城内的宫殿楼台,全都是被破坏的厉a害。

    刘预费了好几年的时间,才让整个洛阳大概恢复了一些元气。

    今年的时候,刘预才率领百官迁都到了洛阳。

    一个迁都,几乎是牵动了天下所有人的目光。

    特别是江东的晋室,更加的惶惶不可终日。

    洛阳紧邻前线,一旦大军南下,就可以轻易的直达荆州。

    汉军已经取得了淮南,要是再夺得了荆州,那建康的众人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不过,如今的刘预刚刚迁都到洛阳,还没有这么急迫的想要南下。

    他要抓紧时间彻底消化中原的实力。

    但是总是有意外让他不能倾尽全力。

    大殿之中,刘预正和几个重臣商议军政。

    “朕刚刚得到凉州的奏报,说是衍达尔率领白匈奴人,从金山南道入寇,所过之处烧杀掳掠,一直到了南摩揭陀,才碰到了抵御,不得不往北逃向金山了。”

    无错

    自从三年前,白匈奴入寇鄯善开始,刘预就派遣北境的汉军连续出击。

    一直穿越了大漠,直接占据了狼居胥、稽落山一带的草原,并且在那里筑城派遣兵马驻守。

    在这种穷追勐打的挖绝户坟的进攻下,白匈奴单于衍达尔率领部众一路西逃。

    “陛下,衍达尔率领的白匈奴部众都是能骑马的好手,就算是老幼女人也都是一样,如今又是逃入了西天竺,我军恐怕是追不上了。”公孙盛有些遗憾的说道。

    “朕想说的,可不是什么追不上,追得上的问题。”刘预冷冷一笑。

    “陛下的意思,是想说为何衍达尔会率军走金山南道,而不是走金蒲城的北道吧?”郗鉴试探着说道。

    “不错,朕想的就是这个问题。”

    刘预起身缓缓踱步,然后继续说道。

    “这说明,金蒲城的慕容鲜卑,一定是和衍达尔有了接触,让衍达尔改走了南道,不去祸害他们的地盘。”

    “慕容俊刚刚继承了位置,就敢如此耍手段,看来是不能让鲜卑人再继续盘踞摩揭陀国了。”

    刘预曾经的想法,是让鲜卑人逐渐在摩揭陀国老实下来,做一个大汉的藩篱。

    可自从慕容皝死后,继任的慕容俊时刻显示着年轻人有的野心。

    不是借着汉朝的名义,屡次侵吞西面乌孙、龟兹的利益,要不就是与南面西天竺长史府相互摩擦。

    反正,慕容俊已经显示出来不安分来。

    特别是这一次,衍达尔一路逃窜,走北道是最直接的,走南道要绕远路,而且还是路途不熟悉的地带。

    如此说明,慕容俊暗中有衍达尔有了牵连,这才想要白匈奴人借刀杀人。

    “慕容部占据金蒲城,也已经是好几年了,颇有些根深蒂固的意思,陛下要是想要他们再迁徙的话,恐怕不容易啊。”郗鉴有些担忧的说道。

    “而且,就算是迁徙,整个西天竺,除了摩揭陀国两个地方,也没有合适的地方了,其它的小国都是大汉朝贡的藩属,让慕容鲜卑再演一遍鸠占鹊巢,实在是强人所难。”

    刘预对于这个却是不太满意。

    “那也不能再让他们肆无忌惮了。”

    刘预恨恨的说道。

    这一次,要不是慕容俊勾结白匈奴人,恐怕早已被身后的汉军追兵就可以擒获衍达尔了。

    “派人去金蒲城,告诉慕容俊,朕之前已经正式册封他了,但是他还没有派他的子弟来洛阳侍从,要是他今年还不派来的话,朕就把金山郡公的爵位改给慕容翰了。”

    刘预向旁边说道。

    “陛下,若是慕容俊不肯就范,那要怎么办?”一旁的公孙盛说道。

    毕竟,如今慕容鲜卑可是天高皇帝远。

    “不肯?嘿嘿,那朕刚刚收编的凉州兵马,岂不是正好排上了用场?”

    刘预笑着说道

    “更何况,还有一个慕容翰,也会给朝廷不小的助力。”

    一说到这里,刘预心中就是一阵得意。

    作为庶长子的慕容翰,原本是没有什么野心争夺继承权的。

    奈何啊。

    在刘预的鼓动下,慕容翰如今已经和慕容俊视若仇敌了。

    “陛下,如今刚刚平定漠北,还需要大量的钱粮保证不前功尽弃,要是再开战西天竺,恐怕难以为继啊。”一旁主官度支的华秀说道。

    “这个不用担心。”

    刘预摆摆手说道。

    “若是对付慕容俊,还用不了多少的粮草,光是凉州本地的兵马,就基本可以应对了,再加上移支城的慕容翰,还有在后面追击白匈奴人的冉良等人,足够对付一个慕容鲜卑了。”

    刘预虽然没有故意针对西天竺,却也有了一手相当强悍的力量。

    “凉州刺史张骏年幼,其麾下的兵马,也多由张茂、张濬等人操持,要是能征讨慕容部,那凉州本地的势力,就可以迁徙大半,非常利于朕派遣官吏管辖。”

    刘预心中的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

    因为凉州张氏是主动投效的,刘预对于凉州的整治很是柔和。

    到如今,凉州的大多数兵马,还都掌握在凉州张氏众人手中。

    要是能调走一些人,那刘预就可以用秦州兵马进驻,算是实现一半的愿望。

    从洛阳到金蒲城,虽然是远隔数千里。

    但是在沿途道路基本完好,再加上有马匹供应的情况下,刘预派出使者终于是在两个月后抵达金蒲城。

    一见到慕容俊之后,使者就宣布了刘预的命令。

    那就是让慕容俊派遣子弟去洛阳,接受汉家皇帝录用他们为郎中的命令。

    对于这个理由,慕容俊是有些为难的。

    这是妥妥的要人质啊!

    不过,慕容俊也不是很在意。

    他的儿子已经是有了三四个了,就算是派到台里面学汉人的东西,也多半学的根本不透彻,也就不会影响对于自己的危害了。

    “兄长,我听说,凉州的兵马撬动频繁,恐怕就是要往西天竺而来。”

    “那你是怎么认为的?”慕容俊问道。

    “这是好事啊,派子侄入朝为质,虽然看起来是有把柄握在别人手中,可是咱们也并非什么也么有得到啊。”慕容昭狡猾的笑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shenshuxs.la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五胡之血时代》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xs.la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