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腾竞:彻底疯狂!(4000!)

最新网址:www.shenshuxs.la
    赢下洲际赛的欣喜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对于dmo来说,如果能拿下夏冠才是真正需要开心的事。

    回到lpl以后的dmo依旧维持着稳中带点好的趋势,场均爆杀。

    随着大黄的逐渐熟练,英雄池越来越夸张,小鹏跟庄南的配合也是越来越亲密无间,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了。

    一句话,不装了,我摊牌了。

    我们就是要玩中野合体!

    对此,其他lpl打野表示情绪稳定。

    你连体你牛逼,好吧。

    季后赛,dmo先是轻松的干碎了jdg,随后又踏着tes的尸体走到了决赛的舞台上。

    只能说好惨一tes,春季赛惨败,夏季赛也没能找回场子。

    郭浩表示我其实还好,

    他已经逐渐习惯,那个曾经的小透明中单如今已经是不可替换的核心选手了。

    被dmo爆杀以后,他只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谁能知道,这个年仅十七岁的中单,在两年前,仅仅只是一个十五岁的中单。

    只不过他的形容词,从小透明,没天赋,变成了天才与闪耀lpl的新生代第一中单罢了。

    再次踏入lpl夏季赛的决赛现场,对手也是老熟人,fpx,

    19年的fpx原本是无敌的存在。

    在原本的世界线里,fpx是一个级别的战队,ig是比他们弱一点但是能还手的级别,而其他的战队同年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

    而现在,fpx依旧成长到了他们应该有的水准,只不过多了一个不速之客dmo。

    原本闪耀的孤星,从此也就不再寂寞。

    而外网上,对lpl的关注也越来越多。

    先不提msi与洲际赛被疯狂爆杀以后已经石乐志彻底疯狂的lck,北美跟欧洲赛区的态度很微妙。

    他们一方面在表示“dmo没什么大不了的,劳资随便虐他。”

    另一方面又对dmo非常关注,时刻都在分析dmo的战术与体系。

    为什么很多战队msi夺冠以后s赛往往发挥不太理想?

    除去来自设计师版本的针对以外,还有因为夺冠以后吸引来的其他战队的目光。

    拿到冠军以后,你就会被别人研究,这是肯定的,也是避免不了的,谁叫你夺冠了呢?

    想要继续维持统治力,就得一刻都不放松。

    lpl决赛的前一天,阴云密布,似乎在预示着接下来到来的血雨腥风。

    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但是全世界的战队目光几乎都放在了lpl。

    决赛前一天,庄南收到了一个神秘的消息。

    当时的他刚刚起床,昨天熬夜玩崩3有点累,最主要是氪了张月卡感觉有点亏,必须多玩玩。

    白教带他入坑的。

    拿起手机一眼就看到了一条神秘的私信,这条私信没头没尾的,看起来就像是恶作剧。

    但是庄南的眼神瞬间严肃了起来,因为他平日真不怎么看私信,能让他注意到的私信,说明内容很显眼。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这条私信只有两句话

    “第一把游戏时间七分钟前,第一滴血。”

    “卡号给我,公平交易。”

    庄南陷入沉默。

    这……

    很显然,他被人盯上了。

    对方很可能已经对他做过调查了,隔了这么久才联系他,而且一开口就是一副不差钱的样子,很显然是觉得庄南有可能会接。

    它凭什么这么自信?

    大概率就是因为庄南本身的出身并不好。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庄南这个人,是最恶心菠菜跟假赛的。

    他可以不打比赛,但是打比赛以后选定英雄就一定不会放水,这是他的职业操守。

    而且,庄南也并不缺钱。

    新的合同已经签订了,签字费已经全数打入了庄南的卡里。

    再加上已经神隐的系统时不时日常任务给个几万发发工资,他是真不缺钱。

    不过这事还是让庄南很惊讶,因为他这是决赛。

    鬼鬼?

    这里的菠菜连决赛都敢吃?

    哦隔壁dota的ti决赛也有人吃啊,那没事了。

    他经过短暂的思索以后,毫不犹豫的……

    叫来了白教。

    废话,这种事肯定得找教练赶紧上报啊。

    “教练,你可以来一下我房间吗?”

    “我刚醒,什么事?”

    “菠菜。”

    “什么?那群人找上你了?”

    白教悚然一惊,先安抚两句,随后表示自己马上到。

    因为他的动作太快,导致基地内的其他人也都好奇的跟了过来。

    五分钟后,dmo全员包括教练组都坐在了一起,目光严肃的看着庄南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

    “大概半小时之前。”

    “好,那你现在跟他聊。”

    白教果断道。

    庄南:?

    “啊?”

    白教举起自己的手机,

    “我已经开了视频,腾竞负责人在实时关注,他们那边马上派人来,你跟这菠菜狗聊,方便我们锁定他的ip地址。”

    他狠狠的挥拳,

    “必须把这帮初生全部抓到。”

    手机那头是一个面色严肃的中年人,他对着庄南点了点头,

    “你是庄南选手吧?谢谢你的反馈,这件事很重要,麻烦你了。”

    庄南自然没什么异议,点了点头。

    他打开手机,有些迟疑的说,“我应该说什么?”

    电话里的中年人沉吟了一下,“你不要问他是谁,你问他,怎么确保你的钱到位。”

    庄南点头,发了过去。

    dmo.dying:“我怎么知道我的钱能不能到?”

    对面的回复非常快,简直就跟实时有人守着一样。

    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一个打着瞌睡的小弟看着上面浮现出来的消息,面色一怔,转头喊道,

    “老大!庄南回消息了!”

    “哦?我来跟他说。”

    神秘的庄家看到庄南的话,顿时有些蔑视的笑了。

    “职业选手,嗤。”

    他觉得自己太了解所谓的职业选手了。

    “现在这些所谓的职业选手,除了打游戏什么都不会。”

    他不屑的道,

    “不过本来也是网瘾少年,正常,没读过几年书。”

    “操纵他们可比传统体育简单多了。”

    不是有句话吗?怪不得十多岁王者,书是一天没读。

    在这个庄家眼里,这样的选手,自然是很容易被操纵的。

    只要沾上一次,他就有自信让庄南永远逃脱不了假赛的诱惑,成为他的傀儡。

    人的底线一旦被突破,就不会再有底线了。

    716:“我们可以事先打款。”

    他发出这句话,得意一笑,

    “我都说事先打款了,他肯定没法质疑了吧?”

    另一头,dmo俱乐部里,所有人也看到了这条消息。

    中年人思索了一番,“你跟他说。”

    他停顿了一下,

    “如果演完整个bo5,你能有多少钱。”

    说完这句话,他看着身旁的员工问道,

    “已经联系联盟了吗?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主管,那边说马上就到dmo了。”

    “网监局那边呢?”

    “还需要两分钟确定ip地址,对方挂了虚拟ip,但是没用。”

    中年人认真的点头。

    庄南依眼把消息发了过去。

    dmo.dying:一把不够,整把bo5,怎么算?

    “嚯!”

    庄家乐了,“这小子还真有点贪啊?”

    不过,贪正好。

    就怕你不贪!

    716:整把bo5?可以,五十万。

    这个数字一出来,其他的dmo选手都有点瞠目结舌。

    “五十万啊?”

    大黄睁大眼睛,

    “lpl决赛的奖金,之前好像也只有五十万吧,还是几个人分。”

    庄南虚着眼看着他,“心动了?”

    大黄急了,“南哥,你可以说我菜,但是不要质疑我的职业素养,行不?”

    庄南耸耸肩。

    白教也气笑了,“这群狗也真是下得去本钱。”

    他以前是听说过菠菜的,对这种事深恶痛绝。

    电话那头的中年人倒是没什么惊讶,他们也一直在抓庄家。

    庄家的盈利手段,自然就是操盘。

    五十万看似很多,但是在那么大的电竞菠菜市场下,真不算什么。

    这个庄家给得起五十万,自然是因为他能赚到更多。

    但是很可惜,他美梦要醒。

    “已经抓到位置了!”

    伴随着员工振奋的表情,中年人的表情也逐渐舒展。

    “可以了,你跟他说你答应了,让他给你转账,我们进行最后的确认。”

    他缓声道。

    庄南没有迟疑,发了过去。

    “成啦!”

    庄家开心的挥拳。

    从未如此美妙的开局!

    这是他近两年来,第一次啊。

    omg,如此果断的职业选手,不用他做思想工作!

    他准备把庄南加入战略合作伙伴里,这人行,能处。

    很显然,庄南的“能处”,远远超越他的想象。

    仅仅两天后。

    伴随着敲门声,庄家起身,有些警惕的说,“谁?”

    “您好,你的肯德基。”

    门外的人说道。

    庄家的神色放松了不少,

    “哦,麻烦了,放在门口就好了。”

    “嗯,那行,我走了,麻烦您给个好评。”

    “没问题没问题。”

    过了一会儿,他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前,透过猫眼向外看去。

    空无一人,只有放在门脚下的肯德基。

    他松了口气,暗怪自己多心。

    没办法,做这个的多少属于是在踩缝纫机的边缘徘徊,心虚很正常。

    他放心的打开门,伴随着吱呀一声的防盗门声音,一股沛然的巨力袭来。

    他的脸被一瞬间按在了门口,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地板温度。

    疼痛传来的同时,他的心陡然一沉。

    坏了!

    事发了!

    “不许动!都不许动!”

    伴随着厉声,剩余的几人也被按了个服服帖帖。

    一双皮鞋出现在他视野的余光里,那个声音严肃的说,

    “陈xx,跟我们走一趟吧。”

    “有什么话,到时候再说吧。”

    一直到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这个庄家都百思不得其解。

    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

    他每次转账都会特意到另一个省去转,而且团伙里面懂计算机的人很多,ip地址时刻都在不断的变化。

    时间只要超过一天,基本就没有任何痕迹能抓到,在菠菜这一行毫无疑问是完成了产业升级的。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也不敢去想着插手lpl的夏决。

    妈的,他们那些蠢狗庄家没被抓,反而我被抓了?

    此时的他毫无疑问,极其懵逼。

    但是他又怎么知道,庄南跟他的第一次交流,就已经是在网监局的追踪之下呢?

    庄南,远比他想的更加“能处”。

    虽然我果的衙门人员没有采用漂亮国最爱的大记忆恢复术,但是实际上证据链已经很清晰了,他们留存了大量交易记录与聊天记录。

    这些記录,原本是他们用来威胁那些曾經收過他们钱的选手的。

    毕竟选手只要忍不住答应一次,那么基本也就留下了把柄给他们了。

    这个时候,下次就可以威胁选手了。

    又能省点钱,又掌握了鱼死网破的手段,何乐而不为呢?

    ldl最夸张,经常一个战队里面有两个甚至三个都是收了他们钱的人。

    以至于整理资料的警察都忍不住夸了一嘴,“你们这记录做的可以啊,还是有能力的,就是不干人事。”

    而由此,因为这个事件,整个lpl跟ldl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大调查。

    lpl决赛延期一周。

    没过多久,调查结果出来了。

    lpl情况并不多,但是確实存在。

    不少选手都反映曾经有菠菜的人接触他们,不过查阅了记录以后一一排除了。

    这时候的lpl风气还是可以的,毕竟91康先生的事出了也就一年左右,很多选手引以为戒。

    但是ldl……

    那结果可真是小刀拉屁股,开了眼了。

    在ldl,菠菜猖獗的离谱。

    可能你今天看的一把比赛,十个选手里就有四五个菠菜哥。

    甚至有的就是俱乐部的高层跟管理人员,自己就在下场吃菠菜,同时威胁选手。不打假赛就下放。

    这种情况爆出来以后,舆论一片哗然。

    也给即将到来的lpl决赛,带来了一丝阴影。

    伴随着腾竞体育的声明,无数ldl选手被禁赛三年,几乎断送职业生涯。

    而尴尬的事情出现了,因为一个俱乐部里参与人数太多,有些俱乐部甚至凑不齐打比赛的人。

    而这时候,事件的导火索庄南,却没有啥感觉。

    假赛这种事他又不参与,关他屁事。

    不如去肯德基整点薯条。

    疯狂星期四!

    而就在网络上不断的讨论下,时间来到了决赛的那一天。

    7017k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shenshuxs.la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联盟:我真是摆烂选手》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xs.la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