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三十五章 任前路荆棘,我心自长夜如明

最新网址:www.shenshuxs.la
    “你?不行!”白狂看了看夜如明修为,摇了摇头,果断拒绝。在他看来,尚不是圣人的夜如明下去,便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

    夜如明看其果断拒绝,连声说道:“前辈!我虽只有渡身之境,但已经斩杀过四阳之圣!我实力并不弱于圣人!”

    闻言,白狂眼眸中露出兴奋之色,转头看向吕云霄似在向其求证,见状吕云霄笑了笑,轻点其下颚,“正如其所言。”

    “哈哈哈哈哈。”白狂发出震天狂笑,显得颇为激动开口,“想不到万年之后还有这般天纵之才,老夫无憾,无憾了!咳咳咳……”

    狂笑之后,白狂身体一阵抽搐,似因其过于激动牵动了些许伤势,于是干咳一声。

    “前辈!”夜如明惊呼一声,连忙想去为其输送灵力,只见白狂摆了摆手手轻声道:“无碍,你准备下,我为你打开缺口。下方空间你已经感受过了,切记万事小心,如若不敌我会为你再次打开缺口,你将那夔牛引出便可。”

    说罢白狂看了眼吕云霄,吕云霄心领神会,肃然道:“夜如明,后方有我你无需担心。在下方你竭尽所能便可。”

    闻言,夜如明深呼吸一口看向白狂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白狂瞬间肃然,手中打出古怪符纹。骤然,下方法阵散发璀璨之光,一漆黑通道出现在了夜如明身前。

    见状夜如明一步向其跨入,再次来到了那夔牛所在空间之中。

    其进入之后,耳边传出白狂之之声,“夜小友,将夔牛引出!我会操控阵法同你一同将其灭杀!”

    夜如明闻言暗自点了点头,将夔龙变施展而出,只见他散发金芒,周身有游龙浮现,流光溢彩将此片空间瞬间照亮。

    远处的夔牛自然感受道这股让其血脉沸腾的气息。其足蹄如雷鸣,发出阵阵辚辚,卷其无数烟尘向夜如明冲来并嘶吼道:“应龙之血!”

    此刻虚弱的夔牛,正需要这血液调养身体,自然万分惊喜。

    然待其靠近之后,他发现散发出应龙气息的,正是三十年前来到此处那弱小之人,于是狠狠说道:“想不到,是你这小子,三十年前让你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

    侥幸逃脱,今日定不会让你再次逃离!”

    夜如明能感受出,在法阵之力的镇压下,夔牛所散发的气息虽然惊人但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并无太大的伤害,于是静下心来,淡然说道:“你放心,今日我自不会离开。”

    夔牛一听心中一喜,当下气息翻滚,神力浮现散发瑞彩,周身纹理时隐时现,低吼道:“真龙变!”

    经过上一次失利,夔牛自不会再给夜如明机会,当下便将全力用出,想要将其一举拿下。这一刻,其小山半大小的眼眸间似有雷霆跳跃,速度之快,移动之时带起滚滚浓烟,毫不掩饰杀机地冲了过来。

    夜如明见状将分身瞬间用出,分身与本体两人相视一下,同时持剑向着夔牛攻去。

    一人脚下浮现蔚蓝之色,一人身后笼罩一片赤光,二人施展着剑诀同夔牛交战在一起。

    夔牛经过万年,本就虚弱无比,此时还有着白狂控制着法阵对其不断的施压着威能,这让夜如明有机会同其一较长短!

    但其就算再虚弱,自身也是半神之躯。之前有轻云仙剑,伤其体肤颇为容易,然此刻夜如明发现即使在自己使用创剑之后,也只能在其身体上留下微浅的剑痕,甚至不能让其流血!

    不过还好其习得诛仙两阵,两阵所化长剑每每与其碰撞都会让夔牛发出惊天怒吼。它不是觉得疼痛,而是在愤怒,因为夜如明的剑阵能将其体肤划破,感到极为耻辱。

    夔牛身躯巨大无比,夜如明同其分身宛如两“苍蝇”一般在其四周游窜,不断在其体肤之上留下无数剑痕,一时间夔牛被自身鲜血染红。

    这时候夔龙终于露出了胆怯,因为他知晓如若在这般消耗下去,他迟早会被消耗至死!他不想死!他坚持了万年,就是渴望有一天可以重获自由!

    夔牛再次发出不甘的怒吼,他乃是受苍生敬仰的半神!如若不是这法阵将其神力镇压,他挥手间便可以将夜如明虐杀!出于生的渴望,夔牛竟然短暂的挣脱了法阵的束缚,将自己所剩余全部的神力爆发了出来!

    “不好!”上方的白狂感知到空间所发生的一切,惊呼出声。

    说着他对着法阵比划几下,法阵出现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个巨大通道,转头对吕云霄说道:“这孽畜快要出来了!你准备好!”

    吕云霄闻言,手中响起一片剑吟,单只手负手而站,眼中烈焰燃烧,似乎极为渴望与那夔牛一战。

    夔牛见上方出现通道,立马放弃了对夜如明的进攻,凌空向着入口踏去。

    下方的夜如明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向着入口方向冲去!

    “孽畜!”夜如明紧跟在夔牛身后,对其谩骂,吸引着其的注意。

    夔牛闻言,鼻间卷起一阵热浪,怒火中烧地转头盯着夜如明,“找死!”

    随后竟转身向着夜如明飞去,释放出所剩全部神力的他,战斗力堪比巅峰大圣!自然不会再对夜如明有所畏惧。

    “小子!疯了不成!”吕云霄本想待其出来后再与夔牛一战,因为在下方空间与其交战,恐会误伤夜如明。但看到夜如明找死之举,吕云霄别无选择,一步向着空间之中的夔牛冲去,他不能让夜如明这样死去!

    看着向自己攻来的夔牛,夜如明屏息凝神竟缓缓地将双眸紧闭,手中的血渊感受到其此刻的状态,轻微颤抖,似在渴望着鲜血。

    感受到夔牛让人窒息的压迫感,夜如明不禁眉间流出缕缕冷汗,但其神色淡然并未露出丝毫恐惧,大脑正在飞速运转着思考着某事。

    夜如明此刻脑中不断模拟着剑法,脑中的他面对夔牛的愤怒一击,缓缓举起血渊。

    那一刻似乎时间停止了,夜如明脑中的自己持剑在绘画着,画着与云瑶见面的那一天;画着与云瑶月下赏月那一刻;画着云瑶死前对他所言……

    对于夜如明而言,云瑶乃是亲人,或许在其懵懂时期,夜如明对云瑶有种异样的情感在里面,但随着时间皆化为了亲情。

    随着夜如明的手中长剑的放下,那脑子暂停的画面,宛如镜片一下崩碎开来,其脑中望着漫天碎片的他,暖心一笑,呢喃道:“任前路荆棘,我心自长夜如明。”

    此时的夔牛近在眼前,面对弱小的夜如明他心中充斥着轻蔑,甚至已经看到了其的死亡,于是乎手中力都不由地收了几分,因为他想留点余力收拾后方急速赶来的吕云霄。

    (本章完)

    7017k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shenshuxs.la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仙道长明》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xs.la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