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将军难免阵前亡【求订阅*求月票】

最新网址:www.shenshuxs.la
    蒙恬、扶苏、赵高都是仰头望天,从樗里寻与李牧的对话中,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个人不是什么樗里老人,就是赵国的武安君李牧。

    只不过李牧不承认,他们也不揭穿,不然就是在没事找事了,对谁都不好,因此都选择了无视。

    “匈奴要跑了,此次中军议事的决议就是与诸位商讨,是追还是凯旋!”蒙恬见所有高层将领都到了,于是开始主持起军中议事。

    “匈奴要跑?”樗里寻不解的看向蒙恬,然后看向李牧和扶苏。

    “是的!”李牧点头,这是匈奴一贯风格了,打不过了还硬着头皮上,那就是在自取灭亡,匈奴绝不会做这种事。

    尤其是这一次,匈奴损失了整个前贤王部十万大军,他们又可以回去愉快的吞并这十万大军所归属的各个部落,活着猫过这个冬天。

    大秦各个将领都是皱眉,这样虎头蛇尾的吗?跟他们以往经历的大战不一样啊。

    “最主要的还是,东胡出兵了!”蒙恬解释道。

    匈奴会退兵,这是李牧的经验分析,但是这不足以说服大秦诸将。

    而他们也得到了山海关战报,东胡有大军在集结,正朝雁门关方向赶来。

    “为什么不跟东胡一起,把匈奴弄死?”第一营将开口说道。

    既然东胡都出兵了,他们与东胡一起,完全有能力让匈奴成为历史。

    “大秦不需要一个统一的草原势力!”扶苏开口解释说道。

    草原乱战才是他们需要的,一个统一的草原,对大秦来说只能是一个比匈奴更大的麻烦。

    白鹿夫人已经薨了,谁也不敢保证胡族与大秦的协议还能有效,甚至他们敢肯定,新任的东胡首领对中原也绝对有着觊觎之心,这一点从东胡出兵匈奴就能看出。

    新任的东胡首领刚刚拿到东胡的掌控权就对匈奴动手,这就证明了东胡首领是有着极大的野心的。

    “东胡有新的首领了?”樗里寻却是有着惊讶地看向扶苏,你不是说白鹿夫人逝世以后,东胡诸王夺嫡,陷入了混乱,怎么现在就有新的首领出现了?

    扶苏摇了摇头,应该是今天新到的情报。

    匈奴与东胡中间有着百里无人区,现在情报传来说东胡大军已经逼近匈奴,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有跟匈奴开打的时候,东胡就已经出兵匈奴了。

    “大秦也永远不可能与蛮夷联手的!”蒙恬认真的说着。

    中原有自己的骄傲,就算是要灭匈奴,也只会是自己动手,而不会跟蛮夷联手。

    周平王东迁的惨痛教训时刻在提醒着后人,决不能与外族联手。

    因此,中原才有了兄弟阋墙,共御外辱的血性,就算秦国强大,不怕东胡最后反水,他们也绝不可能与东胡联手的。

    “突然好想去东胡杀人!”樗里寻想了想说道。

    自从知道东胡是他母亲一手缔造的,他就把东胡看成是自家产业了,怎么可能假手于人,让给别人。

    所以,所谓的东胡首领在樗里寻看来,就是恶奴欺主,他们樗里没了严君封地,好不容易又有了大片疆域,他都还没得享受,就算被人抢了。

    这事,叔可忍,婶不可忍啊!

    “???”李牧、蒙恬以及大秦将领莫名其妙的看着樗里寻,我们的敌人是匈奴不是东胡啊。

    “咳咳,寻公子我们的敌人是匈奴,不是东胡!”第一营将咳了一声,善意的提醒说道。

    “迟早的不是吗?”樗里寻反问道。

    “……”诸将沉默,你是公子,你说的对。

    “醒醒,在座的都是大秦高层将领!”公孙丽姬也觉得该让樗里寻有点正形,毕竟大秦嫡系的高级将领都在这里,也是樗里寻未来的同僚。

    “咳咳,我是说认真!”樗里寻尴尬的说道。

    大秦诸将看着樗里寻,看来这个公子寻是个穷兵黩武之人,不过这对他们这些将领来说也是好事。

    毕竟只有战事,他们才有军功。

    而随着大秦覆灭了六国,天下即将进入天下承平的时代,他们这些人或许有不少人也要卸甲归田了。

    作为军中将领,他们不敢去想卸甲后,他们能做什么,去侍农桑?他们只会挥剑,或许连五谷和杂草都分不清了。

    将军难免阵前亡,这是他们的宿命,也是他们的选择。

    能成为高级将领,他们手上沾染的鲜血也太多太多了,所以他们不敢退下去。

    赵高看着诸将的神色变化,再看向樗里寻,不知道这是樗里寻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但是结果都一样,樗里寻这番话语,绝对能让这些大秦将士归心。

    “当前是讨论如何应对匈奴,寻公子还是不要打岔!”蒙恬开口说道。

    他也知道这些人想的是什么,不过这是以后该讨论的,他们这次要讨论的是撤军还是要继续追击匈奴。

    “匈奴也是天命所归啊!”樗里寻无奈,战争到了这个份上,他们完全能把匈奴弄死,结果东胡出兵,匈奴绝对不可能跟他们在这里硬磕。

    偏偏他们腿短,追不上匈奴,只能选择撤兵了。

    不得不说也是上天在眷顾着匈奴,终于在帮着匈奴了。

    “你还会算?”李牧诡异的看着樗里寻,庙算是古老最开始大军出征前的惯例,一直流传到了现在。

    尤其是在士子之间最为流传,但凡国战,士子之间都会进行棋战,而棋最初也是由庙算的演算,最初的玩法,也是名为大盘灭国棋,以棋算国祚和一国之策。

    所以在这之前的各国谋臣,也都是棋道高手,更多的士子也都是以大盘灭国棋来吸引君主的青睐。

    “玄祖是号称玄祖是相士先师!”樗里寻淡淡的说道。

    樗里子的青乌经可是天下相士的圭臬,连道家的赤松子都想得到。

    李牧有些惊讶地看着樗里寻,你们樗里还有这种本事?兼职是真的宝藏男孩啊。

    只想多问一句,还有什么是你们樗里不会的?

    “樗里曾经执掌大秦国祚!”扶苏确认了李牧的身份后,也是一样李牧将自己的绝学留在大秦,因此也是开口补充说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shenshuxs.la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大秦守陵人》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xs.la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