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当你老了

最新网址:www.shenshuxs.la
    兰玲是很出挑。

    但出不出色要看跟谁比。

    在这个已经愈发整体出挑的小圈子里,论身材不如安宁和杜若兰,论容貌不如潘云燕和杜若兰,论体贴不如罗莉跟杜若兰,论专业……可能和汪茜有一比,杜若兰又排第三。

    杜若兰样样不是第一,样样比大多数人都好。

    所以大家真没觉得兰玲有多大威胁。

    多麻了也不多这一个。

    这会儿罗莉马上手脚麻利的跟着下车去。

    安宁叹气的和潘云燕商量要不要上去听八卦。。

    只有杜若兰帮荆小强善后:“我带你参观下办公楼,是荆小强跟他这些朋友一起努力创造的场面,包括我们都是在跟随他书写人生新篇章……”

    台词还挺正式。

    安宁拆台的打岔:“不,你是想要当他老婆的狐狸精!”

    潘云燕狂笑,引得那边正上台阶的一群男生,好几个都绊翻在台阶边。

    杜若兰翻着白眼下来:“想当他老婆的姑娘全国都是,我们都不太掩饰这种想法,你就当是在开玩笑,但他不是玩弄女性,而是希望我们各自都有自己努力发展的方向,梧高凤必至,花香蝶自来,我们这里美女的比例确实很高……姐姐好!”

    已经带着走进旁边的专卖店。

    这是一茬茬的空姐来培训,今年退役的空乘几乎全都从这劳动服务公司学会开店,然后到全国已经铺了二十多家店。

    美女果然多。

    杜若兰挨着介绍,空姐们还拿她们当顾客做练习,殷勤服务推销。

    化妆品店、衬衫内衣店、皮衣皮草店。

    陆曦都是总代理商,各类商品都是从她这里拿折扣价然后发往全国销售。

    最近就是准备把全国这二十几家店都临时全转为卖皮草的。

    几乎都在省会大城市,猜猜她今年又能赚多少钱?

    杜若兰当然不知道赚钱,但介绍了是荆小强一手捣鼓出来的这些商业形态:“去年就在这个刚军训完的时候,我们开了家化妆品店,巴掌这么大,运动内衣还是我们给他试穿调整, 然后联系厂家推向市场……”

    空姐们都挤过来听“前辈妹妹”讲历史。

    兰玲脸上肯定只剩下震惊, 特别是拿起MIYA内衣,难以置信的捻捻:“我们也……有用这个,是他发明的?”

    杜若兰骄傲:“对,第一批成品就送给了文工团和军训女兵连队, 高端的迪奥品牌其实也是我们的。”

    对啊, 从内心来说,杜若兰肯定觉得小强的都是我们的。

    那是种一体的关联.

    空姐们又捧场的鼓掌。

    杜若兰带着大受震撼的退役文艺兵上楼时。

    她们还列队齐声:“请慢走, 欢迎下次光临, 沃尔卡蒙……”

    杜若兰又骄傲:“这些礼仪跟欢迎词也是小强制定的,这里是整个化妆品牌的研发中心, 外面看看吧, 谢谢谢谢,不用打扰了,成姐来了吗?”

    本地前台恭敬:“您要order到Nadia吗,我帮您看看她什么时候有available的时间, 再follow up……”

    西北妞连忙抱头鼠窜:“谢谢谢谢, 不需要!”

    上了三楼才给兰铃小声抱怨:“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这个说话腔简直要人命!”

    荆小强就好这口儿, 上回皮埃尔先生来都觉得有排场, 更别提日化公司那些土包子了, 纷纷说研发中心真是洋气满满的国际水平。

    兰玲刚对玻璃隔断门后面洁净一片的研发中心感到新奇。

    被拽上三楼的音乐公司才彻底让她像个乡下孩子, 脚下都忍不住快速左右小跑几步。

    和二楼故意做得精致华贵的科技感不同, 三楼是艺术气息, 土砖砌墙刷白漆, 然后挂上有背光的荆棘丛中笑音乐公司字样跟LOGO镂空铁板。

    潘云燕已经换到前台旁边, 嗲兮兮的欢迎光临,接着又马上凑近透露情报:“余姐说她们是开了会, 但她不知道谁跟白姐在联系,小强搞新歌去了, 好多人都在看。”

    是很多人,新学期开始以后,这里的名声传开,愈发吸引大学生和社会上的音乐爱好者。

    每天都不少人自己带着饭盒过来听音乐。

    就像到图书馆看书一样。

    很简单的找个地方坐好倾听回荡在大厅的音乐, 所有人走动都是轻手轻脚,稍有破坏,都会被所有人恨恨的目光烧灼。

    所以人再多, 气氛也极好。

    甚至只有在歌曲间隙,才敢推开排练厅的厚重大门, 要不就靠在那等里面打开。

    因为里面通常极为喧哗。

    但今天推开门的刹那,很安静……不,是仿佛有天籁般的歌声飘出来。

    外面的听众们顿时吃惊得起身往排练厅门口挤。

    有认识的在相互交流:“是阿强唱的?”

    “没听过……好美!”

    “英文得咧,好厉害……”

    “别说话!”

    外面的音响都暂停了。

    尽量推开门让歌声传出来。

    其实里面也站满了人,荆小强几分钟前进来说试试新歌,把谱子给了这边的乐队。

    陈丹尼愈发喜欢在内地到处游山玩水,而且临近年底的北南线演唱会要开始, beyond则准备先在沪海举办四场,然后去平京,再到粤州, 最后回HK红磡, 所以他们都在外地做准备。

    这边也有音乐学院的乐队,视奏水平肯定超越普通爱好者水准。

    小提琴和键盘加吉他的合奏。

    荆小强就坐在台子中央的高脚凳上。

    不需要麦克风:“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当你老了, 头发花白, 睡意沉沉,)……”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多少人爱过你青春的片影,)”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爱过你的美貌,虚伪或真情,)……”

    就是阿黛尔的那种叙事性抒情唱法,安静、从容而深情。

    他闭着眼,却面对乐队,缓缓的打拍子,引导伴奏尽量投入到情绪中来。

    就像诗歌本身那样,很平实细腻,没有跌宕起伏的高潮,就仿佛是换了个腔调在做诗朗诵。

    吉他和小提琴的旋律,让整首歌都是慢慢流淌,却在缓慢中凝聚起深深的情感。

    愈发显得真诚!

    半个篮球场大小的排练厅里,一丝一毫的杂音都没,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倾听。

    好多人更是学着荆小强的样子闭上眼去感受。

    再顶级的音响都没有这样的人声现场更能打动人。

    外面更是一动不动,之前是什么样,现在就保持什么样子,把所有听力都调到了最高,贪婪的倾听。

    这一幕给了兰玲更大的冲击。

    本来她是感觉忽然小动物到了大花园草坪上的舒畅,到处都很喜欢的艺术感,自由放松的气氛。

    现在却看到一支正在盛开的花朵,把她吸引住的同时,周围其他很多很多的各种百鸟百兽,都在静静聆听。

    她好歹是文艺兵,十年苦练舞蹈,对音乐的免疫力要高点,还能这样四周张望。

    仿佛要把这一幕镌刻在心底。

    一曲唱罢,真有余音缭绕在空中般,大家好一会儿才纷纷带动鼓掌:“好听!叫什么名字!”

    “英文是什么意思,有能翻译的吗?”

    “太温馨美妙了……能再听听吗?”

    余舒凡就靠在那边的小录音室门边,也听得入神,现在笑着过来:“当你老了,北爱尔兰诗人叶芝的诗歌……”

    说着唰唰唰的在旁边黑板上,把中文翻译写出来,她还是文艺,看过这首诗歌,但翻译就见仁见智了。

    兰玲内心激震,这不就是上车前,荆小强说过的话么。

    年轻时候的美丽,那么多爱慕那么多围绕可不是理所当然的。

    可等到老了,头发白了,呆呆的满脸皱纹,还有多少真情陪伴?

    谁都知道有这天,却装着不知道。

    就像明明每个人都知道这辈子最多三万来天,却依旧浑浑噩噩的混日子一样。

    她是被提醒到这是自己最好的时光。

    倏然而惊的那种,痴了。

    荆小强满意的给乐队鼓掌感谢:“只是试音,回头肯定要录音的,然后也给大家做个示范,暑假我们在鹏圳做的公益表演,大家可能也知道了,温情是我比较提倡的,总而言之吧,在我这里,温情的作品,会得到更多机会,抚慰这个时代所有人的心灵,就是各位用自己才华和汗水能做到的事情,谢谢!”

    现场会唱的会弹的,都纷纷恨不得肝脑涂地那种。

    剩下只会听的委屈开口,我们也想做点什么回报这种感动。

    荆小强一边出来一边笑:“写字总会吧,写词呀,写诗、写曲,其实每个人都有可能写出好作品,哪怕写不出能发表的优秀作品,你在努力去靠近音乐的世界,就会完全不同了,因为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

    掌声更加热烈激动。

    不少人都到处找笔头了!

    荆小强过来主要就是趁着想起这事儿,把歌曲给安排上,顺带才是问问私事。

    回到开敞办公室那边,给正在协助整理音乐手稿的安宁建议:“一个月,最多一个月,十一月我们要去HK忙《狮王争霸》公演的事情,你也过去跟剧组落实下?”

    罗莉则帮他把温水杯端过来,想比以前,她还是那个不起眼的样子,只是多了份主动性,电影里小妻子那份时刻照顾丈夫的细致。

    安宁顺手拉上她:“那罗莉也跟我去HK谈谈,姜导不是也挺喜欢你吗,凑个角色。”

    没想到罗莉摇头:“我不去了,我就在公司跟余姐学做事,尽量在沪海哪里都不去。”

    安宁马上跟荆小强对眼,意思是这心里还没转过弯呢。

    结果两人正在眉目传情递暗号,旁边玻璃后门推开,成玉玲一身白大褂双手插兜走进来。

    看了个正着。

    心头估计也有种正房大太太一不小心撞到老爷调戏小老婆的卧槽。

    脸色马上严肃。

    安宁立刻屈服于封建制度,罕见的低眉顺眼:“成姐好。”

    罗莉更小声卑微:“太太好。”

    荆小强忍不住哈哈哈大笑。

    这俩戏精。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shenshuxs.la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xs.la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