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越来越像了

最新网址:www.shenshuxs.la
    “爹爹,快来看啊,好多人呢!”

    宽阔平坦的马路上,一辆看起来质朴宽敞,上面雕刻有松树云纹的马上中,一个十二三岁,长的粉雕玉琢的小娘子伸出小脑袋,对着窗外一个骑着高头大马,身穿深紫色外氅,颔下留有漂亮山子胡须的男子喊道。

    姬松笑着点了了点头,看向远处一座已经人山人海的镇子,那里正是太白书院山脚下的太白县城。

    但是由于城墙还没有建立,这也导致了道路四通八达,四处各方都有不少行人往里面赶去。

    今日是正是李淳风出场的日子,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或许是昨日刚下过雨的缘故,现在已是辰时末,却并没有感到炎热,甚至有一丝丝凉意!

    小猫看到爹爹没有说话,嘴巴一撇,随即专心看起了外面的景象!

    武媚也坐在马车上,不过她显得有些安静,对于外面的热闹的景象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至于今日李淳风看破天象,迎接日食和彗星的事情,她更是嗤之以鼻!

    每日晚上用望远镜看星空的她,早就知道事情的始末。经过师傅的讲解,她已经开始接受大地是圆球的说法了。

    虽然还有很多疑惑,但不管是日食彗星,还是春夏秋冬,白昼黑夜。似乎只有师傅的说法才能自圆其说。

    既然找不到破绽,那么就暂且信以为真吧!

    “武媚,你说今日太阳真的会消失吗?”

    看久了,小猫也对满眼的人群失去了兴趣,转头朝武媚问道。

    她到现在都不能接受大地是圆的事实,哪怕姬松这个父亲,将东西掰开了,揉碎了,到最后也是一脸的茫然。

    “或许吧!”

    武媚嘴角抽了抽,但看到小猫期待的眼神,最后还是说了个模棱两可的说辞。她实在不想和小猫辩论了,这件事实在太恐怖了。

    为了佐证爹爹是错,小猫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一堆问题,来证明自己是正确的。

    为什么人不会掉到空中去?为什么东西只往下掉?大地如果是个圆球,那么它是怎么在虚空中存留的?

    反正如此种种多不胜数,武媚虽然聪慧,但毕竟才接触格物之学太短,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这反倒激起了小猫的痒处,平日里不管是学习还是其他的,武媚都比她厉害,这次终于抓到她不会的了,这还不得抓住机会往死里用?

    看到武媚不说话,小猫顿感没趣,于是马车上又安静下来。

    姬润和姬泽说自己是小大人了,不应该和女眷一起坐马车,说是嫌丢人。

    虽然经过武媚种种教育,但还是死不悔改,还说什么好男不跟女斗,不跟妇人一般见识!

    姬松无奈,只能找来两只温顺的小母马让他们骑乘,这才算平息了一场纷争。

    此时他们跟在父亲身后,兴奋的想要快马扬鞭,学一学长安少年的意气风发。

    但两名亲兵死死地抓住缰绳,死活不让马脱离他们的掌控,直到姬松狠狠瞪了两个不省心的儿子,这才一个个安静下来。

    今日可以算是全家出动,攸宁和姬母在后面的马车上,小竹和小莲也在。长安好不容易有一场盛会,她们怎么可能错过?

    “娘,你看夫君那个弟子,您有没有发现?”

    “发现什么?”

    姬母有些莫名其妙,疑惑地看向儿媳。

    “您有没有觉得媚儿越来越像夫君了?”

    攸宁有些纠结,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你这孩子,他们哪里像了?都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还疑神疑鬼的?那是应国公家的孩子,和你夫君没关系.........”

    “娘.....您说什么呢,我哪有这么想.......就是觉得她的性子越来越像夫君了。”

    攸宁有些羞恼,这哪跟哪啊,搞得自己像个妒妇一样。

    “您看他们一样的聪慧,妾身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聪慧的女子,小小年纪就像能看透人心似的,有时候妾身都被她看的心里发慌。不管是四书五经,还是格物算学,她都能很快学会,并且还能举一反三。为了这事小猫没少抱怨,说妾身把聪明没留给她,全给俩个弟弟了。”

    “还有那性子,一样的处事淡然,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一般。也不喜欢出去玩,妾身有次叫她出去逛街,她虽然没有拒绝,但那种骨子里的抗拒妾身还是能感觉到的。”

    姬母有些愕然,说道:“或许是这孩子不喜欢吧?”

    “不是......怎么说呢。妾身就是觉得她在鄙视我们一般,好似这样做在浪费时间和生命,反正让人很不舒服!”

    姬母看向前面的马车,刚好看到小猫朝武媚说话,武媚却爱搭不理的样子,她若有所思道:“这孩子命苦,你夫君把她的事情隐瞒了,你就不要去探究了,省的恶了这孩子。”

    “娘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武媚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是你夫君这些弟子中最出色的一个,要是个男子,将来前途无可限量。但可惜.........”

    随即他摇了摇头,叮嘱道:“松儿很看重这孩子,这和当女儿养着没什么区别。你没事多关心关心她,说不定将来润儿,泽儿几个孩子还得靠她呢。我从来没见过松儿为一个人如此上心过,这哪里是找弟子,说是衣钵传人也不为过。”

    攸宁不可置信地长大嘴巴,衣钵传人?武媚?这怎么可能?

    “你也别多想了,或许是老身想错了呢。”

    姬母看到攸宁的样子叹息一声,之后就不再说什么了。

    这个儿媳什么都好,但就是太护犊子了,特别是润儿,恨不得将姬氏的所有东西都交给个他。

    但自己儿子他还能不清楚?几个孩子松儿从来都是一视同仁,怎么可能厚此薄彼?

    但这事自己不好参合,还是他们自己看着办吧!

    随着马车前进,一行人很快就到了书院汉白玉打磨成的的大门。护卫一看马车上的图案立马就让开位置,姬松微微点了点头,就直接驱车朝里面而去..........

    外面不少想要进入的人看到这一幕顿时一愣,刚才看那马车质朴的很,没想到却是个大人物家的?还有一马当先的那位,怎么这么年轻?难道是哪家权贵家的子弟?

    7017k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shenshuxs.la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姬唐》神书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shenshuxs.la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